小小牢骚+伪读后感+关于手写

最近写日志都短得像兔子尾巴只有一点点,真郁闷。不知什么时候就写不出长篇大论了。也许我应该像水银说的那样发泄一下,比如去看看美国人的电影(腐尔摩斯怎么样?)或者出去随便乱晃。可是没人陪的话做这两件事都会很没底气,尤其是遇到情侣的时候,那仿佛是在提示我的孤单无聊无所事事虚度光阴。

伪读后感和手写相关感受请戳进来。

伪读后感。
近两天读了《麦田里的守望者》,老实说这本书让我很痛苦。才读了三分之一不到就丢下书开始揉太阳穴并且再也不愿意碰它。
求您了,塞林格先生,求您不要让您的角色这样一口一个“混账”三句话不离“他妈的”!这是表现手法,没错;可它会让读者很辛苦。脏话简直被滥用到了一定境界,无处不在得就好像它们都是再平常不过的语气词;插在句子中间几乎可算是破坏了句子的结构,一眼看去不知道这句话在说什么,不得不自行脑内过滤掉“语气词”。脑内过滤这些脏话耗费了我大量精力,过不多久就觉得疲惫又恶心,除了丢下书揉头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我不喜欢它,阅读它让我精神和身体都高度紧张。
不喜欢这本书。虽然它评价很高,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认为书面上过量的脏话只会令读者感到痛苦。

关于手写。
用笔写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思路清晰。大概是因为手写比打字难修改,所以开始的时候就要认真理清思路。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至少对我来说,如果总想着最后修改的时候再一并解决,第一遍动笔写的时候就会因为不在意而出现各种各样多如牛毛的问题,修改工作也会更加艰难。葡萄说过“总想着后期工作的话前期工作就会不那么用心”(只是大意,原话中“前期工作”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这会不会也是她的经验之谈?总之我是很认同的。
修改工作很令人愉快。以前我还会写小说的时候曾经买了几盘彩色的修正带,不停地涂涂改改,彩色的修正部分看起来还蛮有意思的。现在我不再用修正带了,就变成在要修改的部分涂覆整齐的黑色条块(当然这样做是很浪费墨水的),然后再在条块上方写下修改后的内容。最后把写的东西打到电脑上,做些在纸上不方便的改动比如调整句子和段落的顺序。这个过程大多都是令人愉快的,当然偶尔也会有为了一个词想破头的时候。

咦,开始是谁说写不出长篇大论的?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开始时还随手拿了支下水不畅的笔来写,结果很快就手腕手肘一起酸痛,我真是找事不是么。XD
line
line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line
line

line
自我介绍

玛丽安希尔

Author:玛丽安希尔
玛丽安希尔/MarianZell
通称玛丽安。生于94/01/24。由于阿普他亲父也是1月24日出生,总是莫名地为自己的生日得意。
总在考虑要不要抛弃坑品和廉耻从此无良下去。普奥缺乏症晚期,色盲手抖不定时爆发。
苦恼于“人物画不帅”和“写文章文艺不起来”。最近一想到有工作就幸福无比,抖M集中爆发到连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地步。
头像是本人,寻找笨蛋先生中,有意者请尽管前来勾搭。

line
最新文章
line
类别
line
最新留言
line
月份存档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