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为好了的

阿千我求你对我说“有一天也能到那个程度”不是安慰我(哭泣)
告诉我这是一定可以做到的事情,让我勇敢一点
怕得要命,不知道在怕什么,要哭了
怎么就不能勇敢一点呢怎么就不能呢是因为完全没有特长作为支撑吗

中午还以为我都走出低潮期了结果下午发现完全没有
又受刺激了看来我这个人果然还是太容易受刺激了
下午看《老人与海》竟然看得想哭真不知道我的神经到底是什么构成
然后群名片变成“子奥出海打鱼去”这样一个吐槽点满满的短句

想画多愁善感少年克里克仰望莱耶先生画作的图,又不敢动笔
我想我是不是也去绕着水池走11圈看看会不会出现一个热爱数字的贤者
或者到十字路口等白衣美少年占卜(啊喂要是碰上黑衣的你就玩完了好不好)
还是继续什么也不管就一直画,直到累得要去单挑冥王哈迪斯然后宣布自己信春哥

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了
line
line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line
line

line
自我介绍

玛丽安希尔

Author:玛丽安希尔
玛丽安希尔/MarianZell
通称玛丽安。生于94/01/24。由于阿普他亲父也是1月24日出生,总是莫名地为自己的生日得意。
总在考虑要不要抛弃坑品和廉耻从此无良下去。普奥缺乏症晚期,色盲手抖不定时爆发。
苦恼于“人物画不帅”和“写文章文艺不起来”。最近一想到有工作就幸福无比,抖M集中爆发到连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地步。
头像是本人,寻找笨蛋先生中,有意者请尽管前来勾搭。

line
最新文章
line
类别
line
最新留言
line
月份存档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